2012年1月31日 星期二

諸星入福德宮

轉載:http://211.75.223.181/tzyy_wei/gong_shing/11.htm

諸星坐守福德宮之靈動力(須多方參詳,不可僅以單星推論)
福德宮
[福德宮]有來推算人的精神享受,思想活動,與此可以比較的是命宮,其所推算的主要是物質享受。物質享受好未必等於精神享受就好。而人生是否幸福。往往精神享受個占很大的因素。故[福德宮]的重要,在斗數亦不下於[命宮]。
與[福德宮]對拱的是[財帛宮],可見前人亦認為精神享受與財富有很大的關系,但是貧困的人未必就等於一定缺乏精神享受,有很多時候,富有的人反而往往感覺苦悶空虛。故在推算時,若[財帛宮]的星曜不吉,而[福德宮]星曜吉祥時,仍應斷為精神生活豐足。
‧許多時候,[福德宮]亦可以用來推算當局者有無特殊嗜好,或詩書琴棋,若酒色財氣,以及嫖賭飲吹,甚至吸毒傾向,皆能由[福德宮]予以判斷。
‧火星及鈴星入[福德宮]各主精神浮躁不安,鈴星尤主內心的焦慮。擎羊入[福德宮]主多勞,陀羅則主多優,唯空劫入度,卻有時主人思想獨特,未必不吉。
‧[福德宮]最喜昌曲,亦喜龍池,鳳閣,天才,華蓋等曜。蓋本宮亦可用來輔助【命宮】,推斷人之聰明才智。
【福德宮】亦喜祿存入守,雖欠沖勁,但卻安樂。與『命宮』祿存入守之過份小心謹慎,及若在見煞而易主吝嗇者不同推斷。
魁鋮守【福德宮】主有人照拂。但終身殘疾或弱智者亦有人照拂,故須小心推斷其吉兇。
人之智商固可由【命宮】推斷,但亦與【福德宮】有絕大關系,故是否弱智或自閉癥亦可由此推斷。
‧[福德宮]亦可推斷變態心理。
‧凡前述種種,本講義於論[命宮]時,未特別論述其星系征驗,故本篇所論各星系如入[命宮]時,亦每有同一性質,學者可以加以靈活運用。
昌曲、龍風、桃花、天才、火鈴等曜有浮露之性,魁鋮、羊陀、哭虛、刑忌、陰煞、孤寡等曜則易屈潛而不揚爭前者外向,後者內向,二者貴乎中和,若【福德宮】集中一偏之曜,便容易產生問題,‘須留意大運流年之推算,看有無由性格悲劇引起之事端出現。於本篇中難以具述。
一若【福德宮】星曜不吉,但三方星曜卻好,亦每有特殊意義。【夫妻宮】吉,便每須依仗配偶而始有精神享受,[財帛宮]吉,其享受便必花錢。若【遷移宮】吉者,主在出生地便多苦悶,離鄉背景反而快樂享受。上述原則,本篇亦難以一一具述。

福德宮之紫微篇
1紫微
紫微為帝星,入福德宮時,可主福厚,亦可為極度主觀,並因而產生痛苦。此即百官朝拱與大野及孤君之分別。
子午宮紫微喜化科不喜化權,二者雖皆主決斷,唯化科較柔,化權者較剛,過剛則折,亦容易產生挫折感。(所以化權者在福德宮不喜更見魁鋮。)
紫微獨坐,輔佐吉曜同會,縱命宮不吉,亦受人尊崇。倘無吉曜,而煞忌刑曜同會,則流為孤僻,易自尋煩惱。兼之受憎之心極濃厚,由是產生困擾或糾紛。
紫微坐福德宮者,即使見煞,一般氣質較同儕為高,但卻因此易感孤立。凡輔弼同拱,然後多人緣助力。
子午紫徽為羊陀夾,主觀而且孤僻,為火鈴夾則主思想時不集中。
‧丑未[紫微破軍]守福德,主其人好親力親為,縱有左輔右弼夾,只主助力多,但仍不易放心。
.[紫破]若見吉化,吉曜,吉夾,則創造力極強,故宜從事有開創性之思考。破軍化為權祿之星,則更能屢創新,但卻不擅長守成,一陷於悶局反易進退失據。
.[紫破]見煞,又見虛耗,主凡事事倍功半,見刑忌,則易為人破壞嫉妒,而招致麻煩困擾,特別勞心費力。見火鈴或火鈴夾者尤主勞累不堪。
‧寅申宮[紫破天府],有吉曜朝拱則福厚,且寬厚大度,無則勞心,再見煞則多遲疑不決,進退失據,以致勞累不安。
[紫府]與祿存同度,雖多物質享受,但常存自利之心。若更火鈴夾,則思想常不能集中,每因遊移不決而招致損失,或惹麻煩。
.[紫府]化科、化權,自尊心極重。
.[紫府]而無祿同會,且見羊陀,火鈴,空劫,刑耗者,不但鄙吝,且常多無謂憂慮。
[紫貪]守福德,若貪狼化祿,則不喜昌曲、桃花,否則只主好色。無者,則主有風雅的嗜好。或喜追隨潮流。思想活躍。
‧倘貪狼化忌,則主多奔波勞碌,且往往因不能當機立斷而常生追悔之心。
[紫貪]躔火鈴,思想積極,見破軍化祿者,則常得隴思蜀,會武曲化祿者,善於理財生財,若會武曲化忌,則防因理想太高而自招煩惱。
[紫微天相]守福德宮,見輔佐吉曜則寬厚大度。有利忌夾者,則主多疑,且自尊心極重。若財蔭夾者,則更常存公益之心,喜為人服務。
[紫相]見煞,反主小器,若煞重,又見吉曜,則為政客。
‧[紫相]為火鈴夾者,主投機。
[紫相]喜對宮破軍化祿,則創造力極強,凡廉貞化祿,而無輔佐吉曜者,則易流為清客,但自尊心仍重,有輔佐吉曜反而大度。
[紫相]躔空劫,見華蓋,則其人極富哲思。唯若又見天姚,則易流為偽君子。
‧[紫相七殺]守福德宮者,主觀極強,愛個人之心亦強。化權者尤甚。
‧【紫微七殺】而紫微化科,則恐因自尊心與權力欲而致自招煩個鹵。
‧[紫殺]必須見祿,然後氣質始主調和。再見昌曲,則有禮義。
紫殺見化祿皆吉,唯以見廉貞化祿者行事最為寬厚,見破軍化祿則主多勞。往往雖富貴仍汲汲不可終曰。貪狼化祿者常喜在交際場面中擺闊。見煞則必多酒色財氣之嗜好。貪狼化總則時起爭奪之心。
‧【紫殺】與關陀,火鈴,空劫,刑耗同會,則主困擾勞累,易於中年後感到人生空虛。最不喜陀羅,鈴星同度,則主自招煩惱。若躔火星,做事急如星火。
‧凡紫微在福德宮,推斷時須留意其是否孤立,主觀程度如何,領導能力又如何,然後始能推斷其福澤。

福德宮之天機篇
2天機
‧天機守福德宮,一般情形下主多思多虛,興趣多端,思想不集中,考慮欠周密。若居陷宮,則更易多學不實,考慮時陷牛角尖,且多優慮。會空曜,華蓋,貝旺覺人生空幻,易生宗教信仰。
‧天機如火鈴,或火鈴夾者,主身勞心勞,不得安寧。化忌者更甚,且往往功敗垂成。
‧天機化祿不如化權,化權則能增加安定,減少動蕩.亦使思想之周密性增加。
。天機會吉曜,亦不能增加其穩定,唯見煞卻會增加其動蕩。
天機不喜巨門,無論同度或會合,皆增加其動蕩。即使巨門化祿,亦僅主敏於思考,勞麗有獲,若巨門化忌者,進退不安,勞心費神。
天機化忌與巨門阿度或對拱,,烹枉拋力。且易常陷牛角尖而不能自拔。若與桃花諸曜同麓,則主易路感情困擾。或主愛情不專一。
天機巨門與火鈴同度,是為敗局。化忌者多勞心,是非,化祿者圓滑,但卻易自尋煩惱。亦主學不專一。
天機與天梁同度或對拱,無煞者,常能自得其樂,有煞,則思想易走偏鋒。有空劫同度者更甚,但若沈潛於哲理,卻每有成就。
天機天梁的組合,若天梁化祿,又見煞忌刑耗空劫,則多因財思虛,煩惱,或火之日夜奔波。天粱化權,化科,亦主精筆算,為計姍,管理,設計人材。
天機天梁而天機化忌,主易失眠。
天機天梁亦不喜火鈴同度,主煩躁不安,易自尋煩惱。更見空曜,人生每覺空虛,因而既急躁,又消極,易成為不良不莠。
天機太陰的組合,若不見煞,則主第六感覺強。
天機太陰,主其人既喜熱鬧,但離開交際場合,卻有個人的天地。
天機太陰而天機化祿者,興趣廣泛,若見昌曲才,便為現代才子型人物,雖無實學,卻令人覺得才氣縱橫。
‧天機太陰而太陰化祿者,主精於籌算。
天機太陰而太陰化忌,見煞刑空耗諸曜重重,每主智商低。但若吉煞交集,則卻又聰明伶俐而欠沈潛。
‧天機太陰而天機化忌者,更見煞曜空劫,思想多不循正道。命宮若又不,則每每易染不良嗜好,以致詭詐多端。
天機太陰與文曲化忌同度,其人多偏才,更見煞曜、天姚、天虛諸曜,則善砌詞,亦主工心計,若天機化科,文曲,華蓋同度,則主愛好神秘事物,如術數,幻術之類。

福德宮之太陽篇
3太陽
太陽守福德宮,入廟者,主個性開朗,雖任勞任怨亦有精神享受。落陷者,則招是非口舌,且煩躁不寧。
太陽主發射,故在福德宮時,無論入廟落陷,均主人好動不好靜。見擎羊、火星同度,尤主其人無事奔忙。若日生人,見左輔右弼、三臺八座同會,然後始主較為安靜。
太陽在福德宮,一般主人自尊心強,榮譽感重。尤以太陽天梁星系組合及太陽化科者為然。但若有煞刑諸曜同度者,則自尊心可能發展為自卑感,原則性則變為頑固,太陽化忌者尤甚。
夜生人,太陽在福德宮,除在丑未二宮[太陽太陰一同度者外,一般均主不得寧靜。落陷者更多憂慮,常因小事而郁郁不樂。尤以與巨門化忌同度者為甚。
日生人,太陽在福德宮落陷者,每有求全之心,因而導致煩忙。巨門同度者尤甚。
太陽與陀羅同度,人廟者,僅主煩忙;若落陷,往往自招煩惱,且因熱心助人而反招怨恨,或常易招人誤會。
太陽與空劫同芳者,心緒不寧,無事奔忙。見天馬同度者,奔忙更甚,且勞而無功。
‧太陽太陰的組合,為陰陽調和,主雖奔忙而仍能樂享受。唯戌宮的太陽落陷,則仍主不得安寧。
[太陽太陰]同度者,最能忙裏偷閑,忙中得靜趣。唯若太陽化忌,則有自卑感;太陰化忌者,則易心誌卑弱,缺乏勇氣,僅能隨遇而安。
太陽天梁的組合,須仔細分別。見科文諸曜者,主聰明且好思考,其情緒不寧亦由學術、問題的思考而來。但若見陀羅、鈴星、天虛、陰煞、天姚、長生十二神之死曜等,則主思想頑固,喜鉆牛角尖,其煩惱與不安亦由此而來。
‧太陽天粱在福德富者,不宜為人強出頭。陀羅、鈐星同度者,或太陽化忌者尤甚。亦不宜正面出頭,僅宜幕後策劃,否剮必招是非尤怨煩惱且易恩反成仇。
‧太陽臣門的組合,主勞心費神。巨門化忌者常主枉拋心力;太陽化忌者常因理想不能實現而致困擾自卑。若巨門化祿、權者,則常以口才得人賞識,.或以方言,外語而得人欣賞。由是精神上得到滿足。
‧太陽巨門的組合,著見煞忌,則常易招誤會,或主受壓力受威脅。
‧女命福德富見太陽入廟者,會諸吉,主多閨房之樂。見桃花諸曜同度則主淫濫,落陷者尤甚。睢同時見空曜天刑,則主能自律。
‧女命福德宮太陽化忌易受異性拖累,常陷於感情泥沼而難自拔。

福德宮之武曲篇
4武曲
‧武曲為財星,故福建省德宮。其精神享受亦必以物質享受為基礎,化祿者尤甚。貪狼同度者亦甚。
‧若武曲於福德宮化忌,則以求財富為唯一精神享受,見煞。更主慳貪,為富屋貴人。倘更見天月、天刑、天虛、陰煞、大耗諸曜,則可能身帶疾病,或有特別癖好,以致影響精神享受。町洋疾厄宮及命宮而推斷。
由於追求物質,故武曲居福德宮時,主人勞心費神,即使表面物質生活富足,裨上精神空虛。尤以武曲破軍的組合,主人一生無理想、無目標。見煞者更欠精神享受。
且不耐安靜.以奔忙為樂。武曲喜與廉貞化祿、貪狼化祿相會或同度,前者主精神愉快,後者主多應酬之樂。故前者偏重二精神,後者偏重於物質。
武曲與廉貞化忌相會,則常覺精神空虛。見煞,則主情緒上有挫折感。
武曲與廉貞化忌同會,則主其人汲汲不叮終日,雖富有仍時時恐懼困乏。
武曲與桃花諸曜同度,若同時見科文諸曜者,則其人喜流連風月,以為精神享受,武曲貪狼同度者尤然。
武曲與天廚、火星同躔福德宮,其人擅長品評飲食。再見羊陀同度則為偏食。武曲破軍星系尤然。
[武曲天府]見煞忌則主觀。見輔佐諸曜則興趣在於商業,尤擅長管理。
武曲天府基本性質為身安心勞,但若火鈴同度,則不但內心易憂煎,且亦主勞,武曲破軍主內心多反覆,且奔波不安。見煞者尤甚。一生顛沛。
‧唯[武曲破軍]與科文諸曜同度,則主其人有獨特見解,尤擅長於打破僵局。
[武曲七殺]同度者,主奔忙。見煞,主身心俱勞。見天馬,主宗旨不定,作事反覆進退。
‧[武曲七殺]與天廚同度,研究飲食必有專長。
‧[武曲天相]在福德宮,主其人易隨波逐流。見吉,然後始主能乘勢,善於利用機會。
‧[武曲天相]最不喜與空劫同度,則主其人過空想,能坐言而不能起行。
‧[武曲貪狼]主性耽於物欲。桃花諸曜同度者,主性喜流連風月。科文諸曜同度者亦然。若桃花諸曜與科文諸曜交躔,雖則風月卻較高尚。
‧武貪見火星同度,主追求快樂,今朝有酒今朝醉。

福德宮之天同篇
5天同
‧福德宮喜見天同,主共人精神生活豐足,尤主性喜音樂。然而有時並不代表物質生活充裕。
‧天同化祿,有時嫌過份天真。入廟者佳,落陷則須不可任性。
‧天同喜見科文諸曜同會,則主精神享受情趣高雅。
若見煞刑諸曜,則其精神享受僅為自得其樂,可能流為癖好。甚至有時亦可為不良嗜好。
天同化忌,一般主是非困擾,但須詳細判別有無自尋煩個鹵的性質。故最不喜陀羅、鈴星同躔。
天同化忌,更見天刑、天月、天姚、空曜、陰煞、天虛等雜曜同度或會合,又有天德、月德者,有時為弱智或自閉癥的表徵。這種病人無憂無慮,自己成為一個世界,所以亦可視為精神享受豐足。
天同化權則情緒穩定。亦能主動掌握精神享受的方向。見科文諸曜,性質最為優雅。
唯天同化忌雖有弱智的危險,但當化忌而無煞刑諸曜同度,且見輔佐吉曜,或與天梁對拱,更見科文諸曜之時,則主其人聰明敏睿。
天同與空劫同度,情緒不穩定。縱有吉曜同會,亦主多空想幻想,若與陀羅、鈴星會合,則時時沈溺於幻想之中,形成怪癖。為旁人所不能理解。
天同巨門的組合,以巨門能暗蔽天同的情緒,故常主精神享受有陰暗面,特別容易沈溺於苦戀,畸戀,以致形成內心痛苦。
天同巨門而巨門化忌者,內心痛苦尤甚:天同化忌者,則雖痛苦而仍能以苦為樂。若天同化祿,則僅主因隱衷而煩擾;巨門化祿,內心痛苦性質溫和。
天同天梁的組合,一般情形下主安樂。但若見天馬、火星,則此種安樂僅由凡事不經心而來,故可伸展為惰性。
天同天梁而天梁化科者主聰明,決斷。又主外圓內方。
天同天梁的組合,不宜見輔佐諸曜太多,否則主欠決斷力、獨立性。
天同天梁而天梁化祿者,常主內心猶豫,往往進退失據。
天同太陰一般情形下亦主安樂。唯若天同化忌,或太陰化忌,又見空曜、火鈴、天月等,則主弱智。
天同太陰與火鈴同度,時常因不經心而惹煩惱。思想上有[盲點],易因感情而見事不明,或有同性戀的傾向。
天同太陰化祿者,始主一生安寧。

福德宮之廉貞篇
6廉貞
廉貞守福德宮,主忙碌。.即使能自得其樂,其樂趣仍由忙碌而來。一般興趣在於繪畫及攝影。
廉貞與煞曜空劫刑耗同度,主煩躁不安,形神俱勞。或則無事奔忙。
廉貞化祿者,無科文諸曜同度,則情操平庸,有則情操高雅,唯皆能享受書畫琴棋之樂。或有幽默感。
廉貞化祿與桃花諸曜同度,則喜享受風月。唯仍與貪狼之寄情酒色不同。
廉貞化忌,主多憂多慮,或為神經過敏,可發展為怔忡、失眠等病患。
廉貞化忌若與桃花諸曜同會,則閨房中有畸行。更見空曜,主同性戀,見煞刑諸曜,為虐待狂或被虐待狂。
‧廉貞化忌與科文諸曜同度者,亦有藝術傾向,而且對藝術感覺敏銳,或成為癖好,並以風雅的癖好為精神享受,但多譏評,不能隨遇而安。
‧廉貞星系在福德宮,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性質。[廉貞天府]、[廉貞天相]、[廉貞貪狼]皆主自得其樂;[廉貞破軍]、[廉貞七殺]及廉貞獨坐,皆主多思慮。
‧廉貞天府憤};不加,一生自得其樂。能忙裏偷閑,或雖忙碌而仍多樂趣。若加煞曜,則喜無事忙碌。
。[廉貞天府]而天府化科者,外表平易,其實自尊心甚重。
‧【廉貞天府】而府庫空露者,有自卑感,更見天姚、天月,則主貪婪。
‧[廉貞天相]喜財蔭夾,則氣質自然平和;若為刑忌夾,則意誌卑弱。
.[廉貞天相]喜昌曲夾,主聰明。又喜與科文諸曜同度,則氣質優雅,藝術感極強。且喜談論政治,或參與政治活動。
.[廉貞天相]若為火鈴夾、羊陀夾,則心理上自然產生壓逼感。由是有不可理解之舉動。
.[廉貞貪狼]見科文諸曜者,重精神享受;火鈴夾、羊陀夾、或陀羅同度者,則重物質享受。然而二者茸性質不佳,如與空劫刑耗同度,且見化忌,則可發展為怪癖。
.[廉貞貪狼]與火星同度,主無事奔忙,或喜無謂應酬。
.『廉貞破軍]在福德宮主勞碌。破軍吉化者則勞而有成,若廉貞化忌,則勞而無功。
.【廉貞破軍】有煞,凡事易生改變之心。無煞者始有決斷力。
.[廉貞七殺]不擅長思考,卻思慮不休。見煞者尤甚。廉貞化忌,且易因瑣事而勞心焦慮。無煞,有科文諸曜同度,精神始易平衡。
.【廉貞七殺】思想消極。凡事喜從壞方面著想。

福德宮之天府篇
7天府
.天府在福德宮,主為人謹慎。唯若與陀羅同度,則主小器;火星同度,常多不必要的思慮;擎羊同度,內多疑懼;鈴星同度,對自己的決定多憂煎;空劫同度,無事找事做,即廣府人之所謂[煲無米粥]。
‧天府化科,則重信諾。同時見煞,主身安而,己勞。其心勞多由榮譽感出發。
‧天府喜同會輔佐諸曜。主內心安靜,且有決斷力。見祿者尤擅長運籌帷幄。
‧天府見科文諸曜,則常生惻隱之心。且主聰明而敦厚。
‧天府與魁鉞同會,泱泱大度。
天府與天姚同度,主好弄權術;與天刑同度,性好挑剔;與天月同度,主內向。
‧卯酉宮的天府,身安心勞的性質最為明顯。若火鈴同度或相夾,尤主身心皆不安靜。
卯酉宮的天府與桃花諸曜同度,主好色。唯其好色的本性卻喜隱藏。
丑未宮的天府,比較卯酉宮者有沖動。但若陀羅同度,則易生改變之心,因而自招煩惱。
丑未宮的天府若空露時,則主好弄巧。
巳亥宮的天府空露,則心誌卑弱。有祿,則泱泱大度,且領導力極強。
‧巳亥宮的天府,一般進取心較強。

福德宮之太陰篇
8太陰
‧太陰主靜,故居福德宮,一般主喜寧靜。即使太陰落陷,有煞,亦主其人鬧中有靜趣,或能忙裏偷閑。唯無論入廟落陷,均主競爭力不強。
‧太陰在福德宮,入廟,主有精神享受,。且以樂觀者居多。唯若見空劫同度或相會,則可能為萬事不經心之樂觀,或多白日夢,沈醉於夢境。更見煞曜、天虛、大耗、天月、天刑、天姚等,則可能發展為自閉癥。若更與天同化忌同度,則主弱智或心理不正常。
‧太陰在亥宮入廟者。與天機相對,故擅長計劃。有煞則主心計。
‧太陰在卯宮落陷者,有昌曲與遷移富的天梁同度。亦主擅長計劃。有煞亦工心計。
‧【太陰太陽】同度者,若日生人,則主天真;夜生人,則主享受,有生活品味。太陽化祿則開朗;太陰化祿則沈潛。
‧太陰落陷,火星同度,剛內心焦躁;鈴星同度,則情緒不穩定;擎羊同度,則忙碌而少成;陀歲同度則小器。入廟者,僅主不滿足,且因不滿足而致忙碌。
‧太陰入廟與科文諸曜同度者,享受高雅。唯落陷昌灩瞢。則華而不實,更見空曜,內心孤寂。
‧太陰在辰戌二富,主擅權變。
太陰化忌,不見煞!亦主內心不安寧。見煞,則不但內心不寧,且身勞不安。

福德宮之貪狼篇
9貪狼
貪狼在福德寓,主放縱。見煞者固然放縱享樂,即使見吉星同會,亦主醉心於一種嗜好。嗜好的性質可詳具體星曜組合而定。見科文渚曜則優雅,見桃花渚曜則貪酒色賭博。若見空曜華蓋則好哲學宗教。
貪狼化祿,增加物欲享受的色彩。化忌,則主無事奔忙。多無謂的交際應酬。且往往於奔忙應酬中枉拋心力以致功敗垂成。
貪狼化祿、化權者,主喜投機。尤以『火貪』、『鈴貪』格者為然。
福德宮見[泛水桃花]、『風流采杖』的格局者,主好色。但若有火刑交並,則又主其好經營帶桃花色彩的行業,或喜僥幸犯險以求暴利。貪狼化祿者尤然。
貪狼會桃花諸曜,一生風流自賞。但其人亦必有特別才藝,令異性傾。
‧貪狼在午宮者主好名。在申宮者主好利。在辰戌二宮者好投機。見吉者尤然。巳微運
‧貪狼與羊陀同躔,一生多困擾糾紛,喜交遊而偏因交遊惹是非煩惱。
‧貪狼與火鈴同度,主性急。見祿,則主好浮華。若同時見空劫,則中年以後,絢爛歸於平淡。
貪狼昌曲同度,傾向於藝術。但多動態傾向。

福德宮之巨門篇
10巨門
‧巨門臨福德宮,其基本意義為費神。原因在於凡事輕於決定,然後生追悔之心。或喜事事親力親為,事無大小皆必過問。
‧巨門為暗曜,故無論任何星曜與之同度或相對,其陰暗面必然呈現。所以當天機受到巨門的影響時,便表現為時喜中途改變決定,或凡事半途而廢,或時生追悔之心;當太陽受到巨門的影響時,便表現為凡事親力親為,或為小事而浪費精神;當天同受到巨門的影響時,便表現為遇事先不經心,然後卻生悔恨。
‧巨門化祿、化權,主人事無大小必須過問,而且很難接受別人的決定,遇事必加己見。巨門化忌則常追悔,而且過份追求理想。
‧巨門與太陽化忌同度或相對,則易因事事親力親為而反招怨個艮。若太陽化祿、權、科,則雖操心費神而仍能有精神享受。
‧巨門與天機化忌同度或相對,則反悔之心極重,以致人際關系不佳。天機化祿權科,則其追悔尚有責任上的交代。
‧巨門與天同化忌同度或相對,則內心常覺苦悶,或易陷痛苦的情網。天同化祿,則主追求精神享受。
‧巨門見煞,則操心勞碌,進退猶豫,且招是非壓力。見吉曜亦主追求物欲,並非精神上的愉快。若與空劫同度,則多空想理想。

福德宮之天相篇
11天相
‧天相守福德宮,甚受同會的星曜影響。亦受相鄰的星曜影響。
‧天相與『廉貞破軍』相對,最有正義感及同情心。不見煞則不流於偏激,不見昌曲則感情:與理智可以平衡。
‧若廉貞吉化,感情重於理智,若破軍吉化,理智重於感情。廉貞化忌則有感情創傷。
‧天相與紫微破軍相對,最易成為政治上的反對派,見煞則偏激,且不負責任。見昌曲則表現溫和,且負責任。
‧若紫微化權,較偏激,但責任心極重;紫微化科,名譽感極重。破軍吉化,尤主理智。
。天相與武曲破軍相對最有責任心,卻臨事欠主張,因而易受人慫恿,見昌曲者尤甚。見煞,少則可以激發本身的意誌。見煞重則易為人左右。陀羅同度則自招煩惱。
‧見武曲吉化,物質享受重於精神享受,決斷力亦較佳。武曲化忌,主因財失義。
‧天相為財蔭夾,嫌有依賴心;為刑忌夾,則多憂多慮。
‧天相與四煞同會者,凡事必多生枝節障礙。與空劫同會者,偏於空想,坐言不能起行。
‧天相會空露的天府,主一生招人打擊;若會有祿的天府,則主自足。
‧三相得祿,主精神生活充足。

福德宮之天梁篇
12天梁
.天梁主清貴,故居福德宮時,主人重視精神享受。同會入廟的太陽,則太陽能解其孤忌之性,自然精神生活豐足。
.天梁化祿主招忌;化權,則自尊心極重;化科則主聰明敏睿,宜學術研究。天巫同度,思想超脫;華蓋同度,傾向於哲理;二者若更逢空曜,則其思想不易為人理解。
.太陽落陷與天梁同會,則主好理閑事,以致自招忙碌。更見吉曜,卻主忙於公益。若吉兇交集,天梁不見吉化,而會巨門化忌者,卻主偽善。
.天梁與天同同拱,主樂天知命。天同化忌則欠主張,且一生浮蕩不安。
.天梁在巳、亥、申三宮,見天馬、空劫、主一生浮動不安,不安一業,時生改變之心,以致影響事業。見煞忌者,更主虛浮。
.天梁與天機同度或對拱,勞心費神。天機化忌,多躇不安,且凡事欠宗旨主張。‧天梁入廟,一生安暇,且有名士風致.不喜處理俗務。若天梁居於陷地,則轉化為懶散偷閑。見科文壙曜者尤甚。
‧天梁踺火星,易煩躁不安;鈴星同度,思想多陰暗面。陀羅同度,自招煩惱;擎羊同度,無吉則惹是非競爭,有吉則為好學慎思。空劫同度,主理想太高。
‧太陽天梁與煞忌刑耗天月同會,主易染不良嗜好。

福德宮之七殺篇
13七殺
七殺在福德宮,入廟,雖主有理想,但卻不利婚姻,故宜遲不宜早。落陷且主思想傾向於消極。
‧七殺的理想,偏重於個人利益,因此每有懷才不遇之心。若見煞忌,則更主牢騷滿腹,可能發展為偏激。
七殺不喜廉貞化忌,主感情上挫折不安,且多無謂的舉動;見武曲化忌,。則內心焦慮。
女命七殺在福德宮,亦主不利婚姻,宜遲婚,或以偏房、繼室為宜。見煞忌者更甚。
七殺與武曲化忌同度或相對,更主對婚姻不利。往往有刑克、生離之事,或主配偶體弱多病,見煞者更甚。
七殺在福德宮者,每主冒昧作出決定。與武曲同度或對拱者,更主短慮。火鈴同度更甚,作出決定後更常多疑慮。
七殺守福德宮者,喜忙碌而不得清閑。紫微同拱者更甚。若對宮[紫微天府]而紫微化權者,則凡事喜親力親為而虎頭蛇尾;若天府化科,則優柔寡斷。又主理想太高不能實現。
七殺與[廉貞天府]相對者,主忙碌,且喜為人謀廉貞化祿者尤甚。
七殺與空露的天府相對,主內心多憂煎。倘府庫充盈,則主福厚。

福德宮之破軍篇
14破軍
破軍守福德宮,入廟則病善決斷;落陷則多成見,少決斷。然二者皆主喜親力親為,勞心勞力而不辭,且易生改變之心。
破軍與煞忌同會,更見在刑、陰煞、大耗、天月等曜,主易患慢性疾病,久纏難愈,以致影響精神享受。
破軍與火鈴同度,內心急躁焦慮;見羊陀同度,內心多追悔,且多主意改變;見空劫同度,多空想而少實行之心。
破軍不喜昌曲同度,若更見煞,則主虛偽。不見煞,則多猶豫胡疑。
破軍與[廉貞天相]相對,普通情形下少憂慮,唯廉貞化忌,則惶惶不可終日。
破軍與[武曲天相]相對,主凡事勞心勞力,不肯信人。若武曲化忌,則憂慮煩惱,且凡事反覆。
破軍與[紫微天相]相對,一般情形下主自我陶醉。若紫微化科則自信心尤強;紫微化權則過份自我中心。
破軍見輔佐吉曜,則主多創見。
破軍化祿化權,又見火星、擎羊者,主好高鶩遠。
破軍與財蔭夾的天相相對,主氣質優雅;與刑忌夾的天相相對,則多無謂憂慮,有壓逼感,時生突破現狀之心而不能實行。


紫微星
勤勉、遇事熱心,有涵養、交遊廣闊,深獲大家喜愛與信賴。
紫微:一生福厚,能安居樂業,為人勤勉,熱心公益,深獲大眾喜愛。
紫府:一生無愁衣食,可以過安逸幸福的生活。
紫貪:早年辛勞無福可享,晚年福分好,能過好生活。
紫相:一生安逸幸福。
紫殺:早年勞命奔波,晚年可享清福。
紫破:福分較薄,勞心勞力,晚年可過安逸生活。
(紫微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福分薄,一生勞碌。)
紫微星在福德宮:
紫微星臨福德宮者,福根極厚,能享受崇高富貴之樂。天府與天相同纏,終身福厚。破軍會照,勞心勞力。陀羅會照,自尋煩惱。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大耗、空劫、天刑會照者,福薄多煩惱。忌星相會,多憂多慮。
天機星
有強烈的求知慾與好奇心,但年輕時生活不得安定。
天機:早年辛勤努力,晚年將過幸福生活,擁有求知欲和好奇心之人。
機陰:在寅,有福可享,但逃不出憂心的命運,同宮于申,福厚能過快樂的日子。
機巨:勞心勞力,無清福可享。
機梁:福分豐盈,安逸快樂過一生。(天機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福分淺薄,奔波勞碌。)
天機星在福德宮:
與天梁星同度,能自尋享受。與巨門星同度,勞心勞力。與太陰會,在鬧中喜靜趣。化忌星者,多顧忌,進退多慮,不安寧、操勞、失眠。擎羊、陀羅會照,自尋煩惱,終日勞祿。火星、鈴星、空劫、天刑、大耗會照,勞碌奔忙,福薄心煩。
太陽星
做事積極,生活非常忙碌,但福分卻異常豐盈。
太陽:一生忙碌,不過福分豐厚。女命加會吉星可嫁賢明之夫,享福終生,做事積極賣力之人。
日月:福分厚,安逸快樂。
日巨:勞心勞力且欠安,唯晚年可享清福。
日梁:享福快樂過一生。
(太陽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福分淡薄忙碌奔波過一生。)
太陽星在福德宮:
太陽、太陰同宮,則陰陽調和,能享受快樂。與天梁星同度,有名士式的懶趣。太陽落陷,自尋忙碌。巨門會照,操心費神。女命太陽星臨福德宮,主得熱情的夫婿而能享受快樂。若逢四煞、空劫,則奔走忙碌,身心不寧。
武曲星
個性急躁頑固,一生多操勞。
武曲:入廟能安然享福,陷地勞心勞力,為個性急噪頑固之人。
武府:早年勞碌度日,晚年安享清福。
武貪:早年勞心費力,晚年安逸。
武相:中年日子能過得安逸。
武殺:生活不安定,身心勞累福分薄。
武破:福分淺,東走西行不安寧,晚年尚可安寧。
武曲星在福德宮:
武曲星為財星,臨福德宮,能享福,但須會吉星及入廟者為合格。會貪狼、咸池、天姚者,有花酒之樂。貪狼、火星同會,則快樂享受。落陷者勞心勞力。化忌星費精神。與破軍、陀羅會,奔走忙碌。遇七殺、天馬,形神碌碌。與天相星同度,能享晚年清福。
天同星
天生福分豐厚,即使遇難亦能化解。
天同:一生可過安逸幸福的生活,可謂有福有壽,為待人接物非常世故之人。
同陰:無牽無掛,享福終生。
同巨:悲憂多於歡喜,晚年可快樂。
同梁:清淨安逸快樂過一生。
天同星在福德宮:
天同星是福德宮主星,主享福,能快樂。與天梁同度,自然安樂。與太陰星同度,亦主安逸享樂。與巨門、陀羅同度,自尋煩惱。
廉貞星
個性善變而不穩,天生勞碌命,在忙碌中才可體會人生的意義與價值。
廉貞:天生勞碌命,但忙中享樂,為一性善變之人。
廉府:身安而心忙。
廉貪:福分少,勞心勞力生活困苦。
廉相:福好壽長,可過快樂的日子。
廉殺:東奔西走不住不停,無福可享。
廉破:勞神過日,不能安定。
(廉貞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勞苦不安定,唯晚年稍有清福。)
廉貞星在福德宮:
廉貞入廟,與天府、天相會照者,多福多壽,快樂享受之命。與破軍同宮,勞心勞力。廉貞獨守,主忙碌。落陷、化忌,終日憂慮不安,操心勞神或失眠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空劫、大耗會照者,乃無福奔忙。
天府星
多才多藝,樂天知命,愉悅過一生。
一生福分好,能安享清福,為一多才多藝,樂天知命之人。
(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則勞碌奔波一生。)
天府星在福德宮:
天府星入廟臨福德宮,主福厚。會吉星,安寧。在寅宮,少憂慮,能享福。與武曲、七殺會合,主身安心勞。遇陀羅、火星,自尋煩惱。會擎羊、天刑者,心中煩悶不安。會空劫、大耗者,忙碌異常。
太陰星
思想浪漫,博學多能,福德永臨。
終身享福快樂,一世為思想浪漫博學多能之人。
(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一生操心擔憂中。)
太陰星在福德宮:
太陰星入廟臨福德宮,主福厚能享受。太陰化忌星,則主外表安靜,內心不安。天機同度,亦主不安寧。火星、陀羅同纏,自尋忙碌或自尋煩惱。空劫同纏,空想太多。擎羊、鈴星同度,不易滿足。
貪狼星
自己不安現狀,期望要求過多,故福薄。
福分淺,一生勞心而不能安寧,為不安現狀,祈求過多之人。
貪狼星在福德宮:
貪狼入廟化吉星或會吉曜者,主為人享樂,有飲酒的嗜好,或喜賭博的消遣,雖至老年,仍喜說笑取樂。與廉貞同度,主東西奔去,福少不安。與紅鸞、天喜、咸池、天姚會照者,雖至老年,仍風流自賞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空劫、大耗、天刑同度者,多煩惱糾紛,福薄不安。與火星、鈴星同度,雖能享福,但性急氣燥。
巨門星
勞碌奔波無所獲。
勞命奔波,徒勞無功,無福可享。
(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一生憂慮中。)
巨門星在福德宮:
巨門星臨福德宮,主人勞心勞力,費精費神。化忌心神不定、失敗、舉棋不定、做事不能一氣到底、半途每思改變,或取消重做。天機同度,改變心更重,做事半途無改動,或重頭再做,或追悔,則覺精神不通暢,不痛快,主為人敏感。與太陽同度,雖操心,但能享受。與天同福星同度,無煞曜,能快樂安寧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同度或會照者,則主自尋煩惱、胸悶、氣結。
天相星
福運強盛,不愁吃穿。
福分厚一生安逸,享清福,且壽命長,崇尚時髦知足常樂之人。
(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一生忙碌奔波中。)
天相星在福德宮:
天相星臨福德宮,有天府會照,並遇化祿或祿存、左輔、右弼在三方四正者,主享受快樂,富貴壽考。化忌星,多思多慮,心神不寧。武曲、破軍拱照,奔波勞神。空劫同度,多幻想,少實行、福薄。與四煞會照,無福、不安定、事多不能達到目的、多枝節。
天梁星
遇事不順遂,但若以次要立場出現,可望功成名就。
一生清閒快樂,為人樂於助人,在文學上造詣高深。
(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一生勞心勞力。)
天梁星在福德宮:
天梁星臨福德宮入廟主安樂享受。與太陽星同度,有左輔、右弼、天魁、天鉞、天中頁、恩光、天巫等星曜會照者,主福厚祿重,能富能貴。天同星同度者,安定。天機星同度,勞心勞神。化忌星,無福多煩惱。陀羅同度,自尋忙碌。擎羊、火星、鈴星會照,福薄多糾紛、多是非、不安定。天梁星臨福德宮入廟者,主安暇,有名仕風趣,隨便不緊湊,樂天派,不喜動。落陷者懶惰拖延,時或延誤正事。天梁星在巳亥申三宮會天馬、空劫、大耗者,主浮動,奔走、不安。
七殺星
主兇,將忙碌辛苦一生。
入廟可享清福,落陷地加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則一生勞碌,辛苦無享受,其性放蕩。若女命七殺獨坐福德宮,必為娼為妓。
七殺星在福德宮:
七殺星臨福德宮,入廟會吉曜,主福厚志高,但不利妻子,有刑剋,遲娶等情形。武曲同度,主心煩不安。化忌星則多憂多慮多是非。廉貞同度,主忙碌。紫微同度,志太高,常因事實不能符合理想而煩惱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空劫、大耗、天刑會照,主費心費神,勞心勞力。女命七殺臨福德宮,主剋夫刑傷,以遲婚、繼室、偏房為宜。
破軍星
一生多奔波,心理難以平靜。
一生辛勤勞碌而不能享福,落陷則有短命之虞,為人嚴謹,絲毫不肯放鬆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勞心勞力過一生。
破軍星在福德宮:
子午宮主安樂,少思慮。武曲同度,勞心勞力。廉貞同度,辛苦忙碌。化忌星,多憂多慮,舉棋不定。紫微同度,自我陶醉,自得其樂。會四煞、空劫、煩惱不安定。
祿存星
高壽,具有堅強的意志,能克服困難,突破危機。
一生福分大,能過快樂日子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則身心欠安寧。
天馬星
會擁有多采多姿的人生,由遷移和變化而形成。
左輔星
喜歡參加社交活動,生活安定,是社區領導人物。
加吉星一生快樂安逸,若獨坐福德,則晚年方可安逸。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辛勤勞苦。
右弼星
熱心社會性活動。
一生福祿雙全,與吉星同宮,一生快樂安逸中,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則勞心勞力欠安。
文昌星
快樂而有福。
入廟加吉星,福厚一生求福而得福。落陷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則勞心勞力,不知享受,為一擁有文學藝術細胞者。
文曲星
有強烈的感受力,對任何事物觀察細微,如發揮這種特性,必可度過非常充實的人生。
入廟加吉星,福厚一生求福而得福。落陷與擎羊、陀羅、火星、鈴星、天空、地劫同宮,則勞心勞力,不知享受,為一擁有文學藝術細胞者。
天魁星
一生自有貴人相助,且在不知不覺中助你逢凶化吉,於事業學業皆順遂。
一生受貴人相助,享福快樂,而天鉞帶桃花易受異性、貴人相助,且易發生感情。
天鉞星
一生自有貴人相助,帶有桃花,貴人多異性,且常有發生感情的傾向。
一生受貴人相助,享福快樂,而天鉞帶桃花易受異性、貴人相助,且易發生感情。
火    星
有突發或特殊發展之象,不免辛勞,辛勤之後必有福分。
終日忙碌中。
鈴    星
性情剛烈,一生勞苦,無法出人頭地。
終日忙碌中。
擎羊星
可由奔波中得福,可為經商或變動性之行業。
一生奔波勞碌,入廟有福可享,落陷則無福。
陀羅星
一生麻煩不斷,為工作忙碌不堪,雖食衣住行不虞匱乏,卻沒有享樂的時刻。
一生奔波勞碌,入廟有福可享,落陷則無福。
天空星
將因錢財之事而屢受打擊,不利於錢財。
地劫星
一生運程不定,恐會因錢與情的得失,而造成心境上的不平衡。
紅鸞星
一生可享福。
天姚星
辛苦奔波過生活,女性不耐寂寞。
天虛星
福分淺薄。
天哭星
福分淺薄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